首页我真是良民 第235章 我什么也没看到

第235章 我什么也没看到

作品:《我真是良民

    晨光微熹,穿过外冷内热的温度差在窗户玻璃上凝结出的细密水珠,在飘窗乳白色瓷砖上炫出一缕淡淡的白光。

    吴香君是被尿憋醒的,揉揉昏沉且欲裂的脑袋,哼哼唧唧的赤脚下地,温暖柔软的脚丫踩在冰凉木地板上的触觉,让她意识清醒了几分。

    再一看,自己浑身上下竟是一%丝不挂,胸前男默女泪的山峦在晨光中颤颤巍巍、跌宕起伏。

    这一惊非同小可,吴香君差点没失声尖叫起来,总算坚韧的神经让她在最后关头硬生生忍了下来,迅速拽过床头白色浴巾披在身上。

    有了一层遮羞布之后,吴香君总算镇定了些,转头四处一看,原来是在家里的卧室。

    熟悉的环境带来的安全感卸掉了吴香君内心的戒备,松了口气的同时拍拍脑袋,昨晚的记忆滚滚而来。

    酒后三分醒。

    但也要看当事人愿不愿意去回忆。

    想到昨晚喝醉后的自己做过的一幕幕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吴香君脸红不已,然后立刻终止回忆,在心里告诉自己——那不是她。

    一定是做梦。

    吴香君昂着头,迈动匀称修长的大腿去了卫生间。

    由于没关门,急促的水流冲刷声从卫生间里传出来,惊动了沙发上蒙着羊绒毯的身体,翻了个身坐起来,羊绒毯从头上滑落,正是关秋。

    昨晚到医院检查了一下,没什么大碍,不过遵医嘱,这两天不要剧烈运动,床上床下都不可以。

    然后本来想让李艾把他送回家的,但是住的有些远,再加上天也不早了,干脆在吴香君家里蜗居了一晚上。

    卫生间里的冲刷声变成了淅淅沥沥声,关秋起身走了过去,门开着,他以为里面人在洗漱呢。

    然而当他走到门口时,映入眼帘的却是半片覆雪昆仑,以及顺着雪山迤逦而下的修长紧致,优美动人的曲线勾勒出了荡气回肠的弧度。

    吴香君余光其实在第一时间就看到门外有人了,但她以为是李艾,就没当回事,坐在那里等了一会见“她”还不进来,就转头看了眼。

    “嗳,他怎么在这里啊?”这个念头在脑海里闪过之后,吴香君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形象实在是有些不雅,不过还是很淡定的说:“麻烦你帮我把门关起来。”

    关秋:“……”

    这个神经大条的女人,他真的恨不得冲过去把她掐死算了,还得趁热。

    当雪白的丰腴被磨砂玻璃阻隔后,关秋松了口气的同时说道:“快点,我憋不住了。”

    吴香君嘴角露出一抹娇媚的笑意,转身抽了张纸擦拭了一下湿漉漉的毛发,顺手冲了一下,起身裹好浴巾后说:“好了,进来吧。”

    关秋推开门进来后,见到吴香君站在盥洗台前挤牙膏准备刷牙,说:“你先出去一下,我上厕所。”

    “你上你的呗,又不是没见过。”吴香君随口说了句,然后弯腰撅臀自顾自开始刷牙。

    “……”关秋满脸黑线。要不是她现在没穿小裤裤,他真想扒下来抽出皮筋狠狠弹她屁股。

    关秋小心翼翼的褪下裤子撒尿。

    吴香君看着镜子的关秋,喷着牙膏沫含糊不清的问:“泥怎么砸喔家?”

    “你还好意思问?”

    吴香君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只是随口罢了,见他口气不善,吐掉牙膏沫不服气道:“你以为我想喝啊,还不是为了公司。”

    关秋说:“我说的是这件事吗?”

    吴香君疑惑道:“那什么啊?”

    “你……”关秋感受着蛋蛋上传来的隐隐刺痛,心里郁闷不已,总不能跟她说,她昨晚差点废了自己吧,“没什么。”

    吴香君最讨厌人说话说半截,把人好奇心吊起来又不说清楚,那还不如干脆不说呢,拽拽他胳膊,“说啊,我怎么啦?”

    “别拽啊,没看我上厕所呢嘛。”关秋转头说了句。镜子里,吴香君修长的天鹅颈蜿蜒而下,越过肩胛骨后是一片白里透红的肌肤,圆润的肩头紧紧锁住中部两座惊人的山峰,几欲裂巾而出。

    “那你快说,到底什么事。”

    “我差点鸡飞蛋打……”关秋义愤填膺的把昨晚自己惨烈的遭遇简单诉说了一遍。

    吴香君一听紧张道:“快让我看看怎么样了……”说着牙也不刷了,侧过身低头探望了起来。

    关秋赶紧提裤子,哭笑不得说:“已经没事了。”

    “不行,你快让我看看。”吴香君拽着他裤子,不让他往上提,“我是你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再说了,又不是没见过。”

    关秋真得很想问问她,她到底什么时候看过的?是看的他还是看得别人?但显然现在不是时候,“真得已经好了……”

    吴香君不依不饶非要看,见他死死扒着裤子,干脆直接掏了进去。

    蛋蛋还有淡淡的忧伤,被吴香君稍显剧烈的动作捏上后传来隐隐的刺痛感,关秋立马不敢挣扎了,黑着脸说:“真没事了……”

    “那你快松开让我看看。”

    关秋不得已只好松开手,吴香君蹲下来把他衣服撩上去仔细查看了起来。

    用手捏了捏,“疼吗?”

    “不疼。”

    “这样呢?”

    “有一点点。”

    “医生怎么说的?”

    “医生说休息两天就好了,期间不要剧烈运动。”

    吴香君仰起头一脸内疚的说:“对不起噢,以后我保证再也不喝酒了。”

    “呃……只要节制就行了。”

    吴香君口鼻间温热的气息喷在小腹下,痒痒的,让关秋有些蠢蠢欲动,他俯视着她,娇媚的容颜上有着难掩的羞惭,而下方抢眼的大胸胸也衬托的眼前这副娇颜越加楚楚动人。

    就在气氛极度暧昧,随时有可能擦枪走火可能时,没有保险的卫生间门响起“咔哒”一声。

    李艾夜里起来了两三次,查看老板有没有盖好被子。她昨晚本来打算睡沙发的,是老板非坚持,她也就没矫情了。

    早上一听到外面的动静她就立刻起床了。难得这么好的机会,她要使出浑身解数好好表现一番,给老板做一顿丰盛的早餐。

    她不记得在哪里看过这么一句话,要想征服一个男人,首先要征服他的胃。

    她没想着征服老板,但是如果有机会爬上他的床,她也不会拒绝就是了。

    由于脑海里全在考虑着早上做什么给老板吃,李艾忘记去看客厅沙发上那一团羊绒毯里关秋还在不在了,甚至拧开洗手间的门也只是下意识动作。

    当门打开后,由于角度问题,李艾被眼前霏霏的画面给惊呆了,只见老板衣衫半褪,香君姐低着头侧身蹲在他面前,那样子像极了正在“咬”。

    不对。

    不是像,根本就是。

    一瞬间李艾脸红到了后耳根,不等里面两人说话,慌慌张张的说了句“我什么也没看到,你们继续”,关上门匆匆回房了。

    到了房间里,李艾靠在门后脸热心跳,“完了完了……这可怎么办是好?”

    虽然她一直认为老板跟吴经理私下里肯定有关系,但是猜测跟亲眼目睹是两码事。这种事被一个职员看到了,老板就算出于维护自尊考虑,也肯定会把她开除,要不然经常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多尴尬啊?

    想到这个可能,李艾差点没哭出来。她事业上刚刚有了一点起色,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被打回原形了。

    就在这时客厅里传来了脚步声,李艾忍住心里涌起的彷徨,揉揉脸打开门走了出去。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尽力挽救一下,做一顿丰盛的早餐,希望老板看在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把刚才的事情给忘记。

    ……

    ……

    耍酒疯,其实就是压抑在心底的情绪在酒精的刺激下被放大后的一种表现形式,总之就是心里有气。

    吃过早饭,吴香君说今天不想上班,要出去逛逛,关秋就陪着她一块去了。

    外面有些寒冷,不适合户外走动,于是驾车去了城隍庙,关秋路过这里好几次,但今天还是头一次来。

    在停车场停好车,两人并肩朝老街里走去。

    吴香君还是先关心了一下他的蛋蛋,确定不会有影响后才说:“再有一个礼拜就冬至了,到时候一块回鹿城啊。”

    “嗯!”关秋在路两边店铺随意的浏览着。老街里卖的东西很多都是前世慢慢消失的,像蛤蜊油、雪花膏、样式古朴的老怀表以及像麦芽糖一样的小零嘴。

    正巧前面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外国女人,关秋目光就落在她身上。

    吴香君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前面的大洋马穿着旗袍,外面罩着黑色收腰小马甲,把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大胸蜂腰翘臀,曲线惊人,是很多男人心目中的“西餐”类型。

    吴香君带着三分醋味说:“她身材有我好啊?”

    可能是距离造成的心理落差,自从到沪市以后,吴香君渐渐觉得关秋不再像以前那么关心她了,再加上自身展现出来的情况,抱着一种成全他的心思,想从他的生活里慢慢疏远。

    可她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当身心疲惫的回到家里时,等待她的只有清冷的灯光和那张寂寥的双人床,心里就特别难受,然后会不自觉的想到他。

    她不是朴若那样的女强人,没想着事业有成;也不是李艾那样一门心思钻研的女人,不需要大富大贵,于她而言,开心最重要。

    可是她现在不开心了,一点也不开心。

    “怎么会呢。我只是觉得香君姐你要是穿上旗袍的话,应该会很漂亮。”关秋笑着说到,“那边有一家旗袍店,要不要过去试试?”

    吴香君瞄了他一眼,关秋脸上满是真诚的笑容,于是也回以一个妩媚的笑容,“好啊……”

最新小说: 无敌从当反派开始Steam游戏穿越系统海贼之不祥暗影回到上古当大王大国航空极道主送棂武馆之召唤群雄正五面体诸天修道者无限世界重叠重生俄罗斯土豪漫威归来的发明家重生之挂机神豪我真的不无敌